新潟之行 - SMAP 2001 演唱會

龍貓






幸運地己第四年看SMAP的Concert了,真的有點不可置信。

在五月還未見Johnny有任何SMAP concert的好消息,真的很擔心,心想莫非他們又來秋季Concert?
但拓哉曾說過會在夏天開Concert的,而且各人夏季也沒劇拍,不開Concert可作什麼呢?

就在無目的的"期待"的情況下,又突然收到通知,說頭場在28/7便開始了,那時已是6月中。
嘩!不得了,還未訂機票的啊,而且是夏天暑假,機票亦加了付加費。噢,但為了看SMAP,也就豪一下吧!
 

頭場決行?

其實今年一看個場地時間表也打了個"突",三個丘陵公園,頭場在新潟丘陵公園,什麼地方呀?
那時龍貓連新潟在那也不知,只知在"那一方料理Show"中,常介紹新潟米,"馬沙加"新潟又是另外一個像秋田的"鄉下地方"了。

朋友在網上查到坐新幹線要2個鐘,唉!又是和去仙台差不多。
反而酒店方面令我們擔心,因聽說一出那時間表,長岡市的酒店已被人全訂下了,不是那麼快手嘛?

另一方面,龍貓因工作上不能請假太多,便又在考慮去新潟,還是一星期後的大阪。
因大阪做三場,去一轉比較化算。

幸好上天為龍貓選擇了,我們入大阪的票落空了,但郤得到28/7頭場的飛。
龍貓也就對自己說:"我不是一直說要看頭場嗎?那就去吧!"

而且好友豺狼和小豬也抽到新潟的票,於是便快快手的落實機位,酒店,得到友人的幫助,
在長岡市隔壁的燕三條市訂到最後兩間房,真的不能不說自己走運呢!
 

出發

一轉眼便到27/7,因豺狼她們去完新潟再去大阪,所以機先飛到大阪,
龍貓還在機場戲言:"如果你們訂不到直接由大阪到長岡的車,那到東京找我吧!我請吃晚飯。"
哈哈!戲言竟變成真,在到東京後便收到豺狼們說己在坐新幹線往東京途中. 哈哈!於是我們在不足12小時內又相見,多戲劇性呢!還好,那天晚上可一起看"韓國剛"。

第二天很早己到燕三條市,先到酒店取房,因我們提早到,可多付30%房租先取一間房。
最令我們高興的是那櫃檯服務員竟懂國語,太好了。我們便對她說:"我們要遲些才回來Check In另外的房。"她說:"我知,你們去看SMAP Concert吧!"哈哈,相信多數住客也是SMAP Fans啦!

安頓好行李後便在燕三條市逛逛,那兒比"大館市"先進,有個很大的Mall和一些Factory Outlet的店,我們還竟然有收獲呢!
 

往邱陵公園出發

吃過午餐,便到長岡站(eki)。哈哈,根本不用問在那兒排巴士到會場,一出車站便是人龍.
排了45分鐘,終於上到車,來回票800yens,"市儈"的豺狼便在計算(哈哈!變了計算馬歌),
"一人800yens,會場3萬人,當有一半人坐,嘩!兩天也收2千四百萬了。"
嘩!好"肥仔"呀!哈哈!原諒我們的"錢開眼"!
 

會場到著

坐了40分鐘車到了公園,不瀨嘛,那入口很漂亮啊!

那天的天氣超好,34度烈日晴空,所以沿途有陰涼的地方也有人坐在地上,躲開那似火的驕陽。

有點搞笑的是長岡市的電話網絡,因一時預算不到有那麼多人用電話,
在公園內整個電話系統也壞了,任何手電也打不出,唉!
 

紀念品

沿途我們見到中居和肥仔的扇,"好型仔呀!"是西裝來的。"阿剛呢?為何一直也發現不到?"
到很遠才見到阿剛的扇,不見尤自可,一見便大叫"好靚仔呀!"  騎騎!

我們連忙衝去買紀念品的檔…"嘩!好重呀!"今年的場刊是硬皮面的,很貴重喎。

遠遠的見到海報和下敷又"we嘩鬼叫","鬼叫"阿剛和中居那麼靚仔咩!
肥仔亦很有型,吾郎一般的cool,拓哉就好似Bakki啦!

今年的MD袋很出色,賣紀念品才是Johnny的主要收入,門票才6500yens,
但瘋狂如龍貓的什麼也買,(還要全員,中居和阿剛各一),也得用上三萬yens,少數怕長計呢!

龍貓沒買衫(那件小小的衫怎可夠我穿啦!)和那什麼航空袋,那袋要4千yens,但是太"膠"了,不太抵。
另一方面,不妨考慮那隻"時計",是Swatch出的,好輕,又有型,哈哈!
 

入場
台型和位置的設定

曾有人說看戶外的是沒畫位的,是到在場外排的。不是說笑嘛,排天光也沒可能啦!
原來是有位的,像在Tokyo dome一樣,先分區,如A1。
然後在一區內再分行,一行約50-60人,地上一條白膠分開一行行,再在白膠條上有個號碼,便是你的位置。

今次在新潟的位置設定是:
A1, 左花道,  A2,  A3,  中間花道,  A4,  A5,  右花道,  A6
而B、C、D就是1-4,一區約500至800人,但A1和A6最少人,A3和A4約1000人,總括來說也不算太多人呢!

而且先前以為是"全區平視"的,亦不然,因C和D是在一個扇型的小山坡上的,便似Stand,不是平視的。
至於個台,很似上年的,又是金屬feel,中間和左右共3個大電視,金屬架中有很多"SMAP"的Logo,
兩邊也有SMAP的大型字(後來有用的)。

龍貓坐下之後便四圍望,看到山坡上有三個大架,中間的是控制台,另架上起碼有6支大射燈,
再細看一下,每支射燈也有人看守控制的。嘩!炎炎夏日坐在上面,各工作人員,辛苦了!
 

開場

很緊張,今年SMAP他們會用什麼方式來出場呢?

先來螢光幕上映出SMAP的字樣,像"20th Century Fox"那標誌一樣,哈哈!抄撟?
然後出現他們的LionHeartMTV,之前的Fly等,一邊出現倒流MTV,一邊有個時鐘在倒數,"滴、滴、滴、滴"
然後出現一個地球,打出"10 Year", 再變成"10 dollar"和"$10"。SMAP便在台中頂部乘升降機下來了,當然我們亦開始陷入瘋狂狀態了。
 

要命的桃紅玫瑰花西裝
 


桃紅玫瑰花西裝, 內襯件桃紅色背心,襟上一大片布玫瑰,還有那要命的金鞋,龍貓差些暈倒(嚇至暈倒)。

唱完兩首歌便和大家打招呼。今年有別於往年是他們停了歌來說話,可能這可比較省下力氣去跳舞吧!

之後再唱了兩首歌,到了花道中央,中居便說:"大家定很想看我們換衫了吧?
"我們這些色鬼已第一時間大叫好,中居再說:"今年我們玩新意思,我們會在台上即場換衫。
"嘩!那麼優待我們?色狼龍貓連忙拿起望遠鏡做好一切準備,哈哈!

原來他們入了在台中set好的一間房,關上門後打上燈,便看到五個身影.
見他們快快的換,頑皮的肥仔當然不放過玩的機會,除去衫後便擺一些肌肉男的post,又擺"S"身型,笑死了。

"好,各人換好了吧?"中居問,"可以了!"
 

老餅歌時間
 

他們穿上一件連身衣,深藍色,連帽,背上有"SMAP"的字。

一出來他們唱"Can't Stop"哈哈!大電視播著他們出道時那"Can't Stop"的MTV。
咦?哈!班"傻佬"的舞步是盡量跟回"Can't Stop"MTV那些"小朋友"的舞步的,好可愛呀!

"Can't Stop"之後便是"Don't Cry Baby".  除了MTV外,又加插一些他們少時的相,大家也大叫"好可愛呀!"

之後他們又入去換衫了。
 

黑白衫打籃球
 


滿以為他們會在台中出來,怎知"砰"的一聲,他們在右邊花道出來了。

一首歌後到肥仔和阿剛的合唱歌,嘩!001時代的歌呀!

中居、吾郎和拓哉他們就在左手的籃球架下出現,他們要唱"雪降"呢!

呀!忘了說他們穿什麼,是黑白配的便服,如阿剛是白T-shirt加黑褲,中居是白背心加白褲,
但中居君,你的腿真的胖了不少啦!騎騎,你的褲子滿漲漲的…

他們脫下外套走回台中,中居說:"咦?中問是什麼來的?"哈哈!五張學生木椅子,校鐘響起…
 

Talking Part

又是一貫的問各人在做什麼,先說阿剛的韓國剛,中居便說:"阿剛,說句韓文可以嗎?"
阿剛?他拿開咪說:"不用吧,我之後有個環節的。"哈,為何不肯說韓文?
肥仔連忙打他,喂!肥仔,收手呀!
阿剛問:"大家有沒有看『韓國剛』呀?"我們當然大叫"有"。
他又說:"好像只有關東地方可看到。但不用擔心,叫你在關東的朋友幫你錄下來吧!"
中居便插咀:"好像關西也有得播了。"哈哈!阿剛很瘀啦!反而SMAP Baga中居便知了。

中居繼而攻擊肥仔:"你真的沒瘦呀。""才不是!大家不要信,我現在的身型是CG造出來的,大家被騙了。"
哈哈,肥仔,誰信你呀?不過說說回來,肥仔不算太肥的。

中居再說:"呀!你和豐川悅司先生拍劇喎?"
"對,我和豐川先生和中山小姐多好朋友,好到和他們沒有什麼好說了。"哈哈!肥仔,誰人又信呢?

到了吾郎,中居赫然發現一大隻昆蟲,吾郎連忙走開。他們便笑說他真的與眾不同,怎做SMAP呢?

到了拓哉,中居又說:"你拍的戲…咦?數數下,已是第三年說你拍『2046』,究竟…"哈哈!拓哉想打中居了。
 

我們的"Cho Nan Kan"

螢光幕上映著一隻ANA的飛機降下到成田機場,然後,韓國剛出來了。
他說要唱他的首本名曲,再打出韓國剛的海報.  在台中徐徐升起一個台,前面是"Cho Nan Kan"的海報,而"本物"就站在台中升上來。嘩!本物好型仔呀!
哈哈!你見過一個電了髮的他未?(因之前的環節未來得及吹頭),他還在右手邊束上一條小辮子,型死了。

哈哈,龍貓的每天迫自己聽起碼四回韓文"朝日"的方法也可行,起碼我可跟到"口up up"的唱了。
 

吾郎的"If you give your heart"

之後到吾郎穿上紫色西裝出來唱"If you give your heart",龍貓又識喎!龍貓很喜歡這歌的,騎騎!

之後全員出來唱了一首慢歌。
 

笑咀"夜空"

他們一字排開的站在台前,響起了"夜空"的音樂,阿剛竟然唱第一個…
一直"相安無事"…
到一段(應是唱"A No Ko No"開頭),吾郎把西裝撇開,好型的把手放入褲袋,
另一面的阿剛又準備好,哈哈!吾郎唱了"A Re Ka Ra",和阿剛唱的"和音""A No Ko No"不對了。阿剛好醒的連忙收口,望著吾郎,但吾郎已投入去唱那段,
阿剛只好向他旁邊的中居說了幾句,然後兩人笑到膊頭也動了。喂,不要以為沒人看到呀!又被龍貓捉到了。
 

SMAP Pizza
 

唱完夜空他們便回後台,螢光幕出現了一個電話,鈴鈴的叫個不停。然後一個肥佬接聽了,是中居落的Order。

中居:我要有型的SMAP四個,Kimura-San, Inagaki-San, Kusanagi-San和Katori-San各一。
肥佬:係,共1980yens,係呢!我們現在做Promotion,Nakai只售200yens。
中居:那麼平?不過不用了。
肥佬:好,那四個order,三十分鐘到內送到。

然後肥佬的後面出現五個人体,像在實驗室中的。他說:"木村、稻垣、草弓剪、香取準備!"
他們睜開眼睛說:"已準備好。"中居卻說:"為何我200yens也不order啦?"

中居行到台中,他說:"不如我做一個30分鐘的Talk Show啦!哈哈,說笑的…呀! Order來了!"

先來的是Bakki,又是那段又型又熟悉的Bakki舞,Bakki久違了。

"Bakki好型呀!可否說句?"中居問,但Bakki已cool cool的走回後台了。

中居有點失落,"叮噹"…哈!"西瓜歌的音樂響起,肥仔和吾郎出來了,還為中居套上西瓜帽。
中居便很無奈,帶少少討厭的跳西瓜歌。

再來是"世間奇妙物語"的Tamori剛。他出來便說"多磨"(扮Tamori嘛!).
龍貓不記得他和中居說了什麼,總之有一處應是阿剛說"微妙"的,但有觀眾大叫了"微妙"。
於是彼起此落的有人叫"微妙",把阿剛作弄了。這傻人一般的反應不過來,站在台上不知怎算,
中居還要"插他一刀",起哄叫觀眾更大聲和有拍子的說"微妙、微妙",又問阿剛:"那你可說什麼?"
阿剛只有說:"本來是我說微妙的,現唯有說『超微妙』啦!"哈哈!

他說完便連忙逃走,但中居又怎肯放過他,再起哄叫我們說"微妙",
阿剛唯有在入後台前唱了一句"我不知說什麼好!"哈哈,龍貓笑翻了肚!

之後出來的是Pink Lady和肥仔,即吾郎扮一個拿住即拍相機仔粉紅女人,這段因不太留心,sorry…

再來是"久利生公平",大家也嘩聲四起。叫的是他穿上件"羽絨"大衣嘛!
中居走前問他:"真的是羽絨?熱嗎?""很熱!"哈哈!好可愛的久利生。

後來中居入後台,肥仔便扮田中邦衛出來了。

呀!明天的會否不同人物出場呢?
 

龍貓至愛部份

電視出現一個卡通"I'm DJ"人,他出來台中去"捽碟" 他一直也套上頭套,不知是誰的。
跟著響起軍人步操的音樂,舞蹈員操出來,然後中間的門打開,五個型到爆的"軍人"也操兵出來。
他們穿上絲絨長褸,絲絨褲和鑽石邊帶上黑超,好鬼型仔呀!

之後便像99 Birdman那透視裝那Part,一連串的勁舞。
今年他們跳得更齊,更好看。相信他們定下了不少苦功。

除了大衣後,內裡又是件透視小背心,嘩!好性感!
拓哉瘦了不少,肥仔也顯得是肌肉男而不是胖,阿剛反而看來肥了少少呢!

這Part他們又一組組的跳,但肥仔一開頭的"滾地沙"失手,爆笑得很,連他自己也忍不住在笑,哈哈!

當然阿剛又是他的拿手好戲"向前翻騰三周半完美落地"啦!

但大家叫得最大聲的是Two Heads(中居和拓哉)一起跳的一Part,超好看!

之後他們唱Rock & Rap版的"Five True Love",好好feel的。

這Part跳舞是龍貓的至愛部份。
 

Orange + Lion Heart

接著他們大口大口的喘氣,看見豆大的汗滴下來,Orange的音樂響起…
到阿剛唱的部份,他向花道行過去,哈!花道變成了輸送帶,阿剛好型的滑向前,之後到拓哉。

Orange之後便是Lion Heart。

他們入回後台後Mr DJ也行入去,到休息室後除去面具,噢!原來是"Piko-Chan"
真的是他嗎?我們卻"認為"Mr DJ是代表阿森,中居又怎會忘記他的好友呢?中居,我們知道你的心意的。
 

拓哉的"HA"

舞台打上燈,播上Jazz的輕音樂,那音樂好像聽過呀。呀!是拓哉的"HA"。
他和一班女舞蹈員出來,像百老匯大型歌舞的跳和唱"HA",很正呵!跳得十分好看。
 

肥仔的"Green Green"

肥仔穿了件穿洞的牛仔褸出來,清唱了兩句(應是英文來的,但…騎騎),
肥仔的聲線好好,清唱好"掂"!之後便又跳又玩的唱Green Green。
 

Shingo Ma Ma

Shingo Ma Ma又出來了。今回的Shingo Ma Ma更靚女,
說真的,越看Ma Ma,越覺"究竟她是否是肥仔?"真的越覺她已是另一個人了。肥仔可十分成功啊!

今回Shingo Ma Ma唱了新歌,日本朋友說是首日本的舊歌。
可能是第一次聽吧!沒那麼快可上到口。但仍是一首節拍強勁的快歌。

Shingo Ma Ma還架上個紅框圓圓的"八婆型"太陽眼鏡呢!
 

滿場飛吻的Hajimete no"咀"

拓哉換上白牛仔褲,白Jacket加黑超,拿住電結他出來唱"Hajimete no Chu"。上回他在007唱己好正,今回是Rock版,仲正。其他成員也穿上相同服裝出來。

肥仔一唱到"chu"便豬起個咀,後來索性飛吻,滿場也飛,多可愛。

"咀"完便是首本名曲"Shake"。這時他們在兩邊花道去和Fans打招呼了。
 

第一次Encore

螢光幕出現剛剛的片段,然後開始"倒帶",停一段又播出,又倒帶…倒回一開始見到的地球和"$10"。
今次"$10"變成"Dynamite"  音樂響起,"砰"的一聲,他們在中間花道的中央彈出來了!大家也被嚇了一跳呢!

他們穿上金色西裝,哈!滿像"Ma-Ha"那套呢!
 

第二次Encore

在台中央推出了"Smap Tm"的大型燈,和今年的logo一樣。
SMAP他們穿上一件"人頭"T-shirt出來,哈哈!
阿剛身上是中居(Nice Couple),中居是肥仔,肥仔是吾郎,吾郎是拓哉,拓哉是阿剛,
所以拓哉有回捉住阿剛,按下他的頭,指著表示有兩個阿剛,哈!別那麼頑皮啦!

其實他們也是一衫多用,因"Smac"的宣傳片是一列大頭下shirts,但會說話的在promote隻新歌。

唱完Original Smile便大煙花,真的是大型,像在香港新年見到的那種,
好靚呀!還要在頭頂好近開的呢!

拓哉不知為何已入了後台,肥仔便去叫他出來一起看煙花。

中居還問:"多少錢?必定很貴的了。"哈!傻瓜,多少錢也不用你費心吧!

第一天的Concert便在煙花盛放下完結了。
 

龍貓的觀後感

中居

哎呀!不見本物尤自可,一見之下,哎呀!肥仔中居呀!
別殺龍貓,但他真的胖了很多,圓圓的手手腳腳,還加一個小肚腩,哎呀!

OK,先說他的頭髮,不是場刊的黑髮,已染成茶色。比上年的金髮深色。
而且比較長,不像上年那可愛的BB頭。但另一方面令龍貓很"安慰"的是他"剪"了那"肉酸"的"的水",騎騎!

雖然外型有所改變,中居還是中居,還是SMAP的Leader,SMAP的Baga。

不知是否他胖了,一開始唱幾首歌他已喘氣了。有回他想去拿水樽喝水,但工作人員放的位置遠了,
他拿不到,只好苦笑。

中居真的是個司儀人才。在那Part SMAP Pizza環節中,他領悟到觀眾說那"微妙"的玩意,
便即時起哄一起去作弄阿剛。他很能控制場面。

最令龍貓感動的是有一回…
啊!龍貓要"自首,懺悔",第一天龍貓沒看Bakki的!
當天龍貓的位在中間花道盡頭旁的樓梯邊,當Bakki出來時,中居便坐在龍貓面前的樓梯,和一工作人員談話,
那…那…
你叫龍貓怎可移開視線?龍貓還和隔壁的中居fan一起細聲叫"Nakai-kun, Nakai-kun"。
中居聽到,便和我們揮手,哈哈!龍貓立即開心到傻。
中居君,對不起,打擾了你的工作,但…但…實在忍不到嘛!
你那專注專專業的樣子到現在還在龍貓腦海中啊!
 

拓哉

在檸檬月刊中的拓哉實在太"黑"了,友人還叫龍貓現場報導他"黑"的程度。
哈哈!大家放心,龍貓見的拓哉沒那麼黑,由一到十,只是五度吧了。

而且拓哉的頭髮也長了不少,跳HA時又來長髮飄飄的,拓哉還是長髮好看。

一直也說拓哉的眼光銳利。今回他見到豺狼和小豬的"韓國剛"衫,他竟然告訴阿剛。
因豺狼她們見拓哉和阿剛說話,口型是"Cho Nan Kan"的,還叫阿剛唱了他那段,拓哉,真的多謝你。
 

吾郎

大夫,對一起,今次演唱會看得最少的是吾郎。
不過在Talking Part他的頭髮濕了時的樣子好可愛。
還有他反應好快,說話又快,有回中居串他,他卻連珠爆發的回駁中居,連中居也嚇了一跳。
 

阿剛

太好了,他胖了少許,沒之前的瘦,而且很精神。他仍是龍貓熟悉的他,一般的友善,笑容滿面。
唯一的缺點便是仍是反應不夠快,常常被中居和肥仔作弄他。哈哈!

龍貓站的位置很多時也是看他們的背部,但卻是"最美的背部",
阿剛常常站在龍貓前面跳舞,噢,龍貓暈倒了多次!

非常幸運地,龍貓附近也有數個剛fans,所以他一行近我們那邊,定望下來揮手。
最難忘有一次他停下來,眼定定的約十秒望著龍貓,表情像是:"咦?這龍貓我是否見過的?"
然後像確定的對龍貓點了一下頭,像和朋友打招呼的…
真的,這不是龍貓亂說,因其他成員也有打招呼,但他們是那些"一般的say hi",和阿剛那個的招呼是不同的。

哈哈!阿剛, 你是那麼的親切,抵龍貓死心塔地的去支持你。

龍貓曾說過喜歡阿剛的專業,今次再次見到他努力的去跳舞,努力的去唱,太好了。

還有,阿剛專注看人的神情又殺了龍貓不少回,在Talking Part中他專注的看著肥仔怎和中居鬧交,時而微笑,唉!
如是對住龍貓,龍貓死定了。
 

肥仔

其他Members給龍的感覺始終是"仕事中",
但肥仔卻給人一種"他也是十分享受在台上表演,他在台上瘋"的感覺。

很多肥仔fans大叫"Shingo",而"Shingo"的發音很高和聽起上來很可愛的。
肥仔的反應也很出色。他先皺起眉,樣子兇兇的,矇起雙眼去找誰叫他。
一旦發現便"變面"的綻放一個可愛的傻笑,真的被他激壞。

肥仔真的有他一把,他有他的吸引力和很強的感染力,總之他一在台上便令人覺得很高興,
再加上他的"亂玩一通",滿場飛的,龍貓今回除了看中居和阿剛,便在看肥仔了。(哈哈!多忙碌!)
 

第二天新潟

內容Run down和第一天大約一樣,只是沒了肥仔和阿剛的Solo,變了拓哉和吾郎的。
而Smap Pizza環節沒了Pink Lady,變了肥仔的Jaccs Card。

但換衫環節中, 吾郎換得比較快, 他便在玩扮演, 拓哉亦和吾郎顛起來, 走上去抱著吾郎, 扮互相擁吻.
我們當然已大叫. 中居問他們可以沒了, 肥仔大叫:"我掛住玩, 還未換呵!" 哎呀!
中居叫亞剛說點東西, 但個傻瓜說: "我可說什麼?" 哈哈!

今天的韓國剛不是在台上升上來的, 他是在後台走幾步, 向前衝雙手按台跳上去的, 型死了!
但是......
途中一段歌他唱甩了咀, 還"嘻"的笑了出來, 失禮死了!

在最後放煙花的時間, 亞剛正好站在龍貓的不遠處, 很高興的看煙花.
今天的煙花不同的, 龍貓很想看. 但眼睛卻不能離開亞剛, 哈哈!
 

點點滴滴

去旅行

龍貓今回大收穫,以往到和田、仙台等也沒去觀光,但今次我們去了越後溫泉,
上了山去玩了半天,大樂!見到美麗的薰衣草,又玩滑草,最後再在車站浸了溫泉,
洗個靚澡才到會場,多舒適,真的預料不到。

戶外演出

戶外演出原來真的好正,加上煙花,真的好好玩。不過當然要天氣好才行呢!

一個人在途上

今次因豺狼她們先去大阪,再落長岡,龍貓是一個人坐飛機的。唉!還是有朋友一起傾傾說說較開心。
而且入場龍貓又是一個人(豺狼她們和日本朋友一起),唯有和隔壁的人談話,
幸好第一天還到個中居fan,和她一起大叫中居,很高興啊!

但第二天周遭的人比較難談上口,所以有點寂寞呢!

看concert還是三、五知己一起有傾有講開心些,起碼可一起大叫靚仔嘛!
 
 

對不起, 龍貓一說便停不了, 是否說的太多? 對不起!

鳴謝: 美人為這懶龍貓打這個報告.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OTORO 2001
 
 


Ba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