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續[HOTEL VENUS]之旅
仍在夢中的龍貓





三月二十三日 - 心情-暗/晴, 天氣-忘記了 (**)

早上九時
一回到OFFICE開電腦,便收到HOTEL VENUS官方網頁的電郵,說為了答謝大家大力支持這電影,決定在星期五,六,日做數場舞台挨拶。 不是吧? 那麼急,還有,一出這資料就開始賣東京的票,趕不及找朋友幫手啊! 真是。。。。。 因發現大阪都會有舞台挨拶,便連忙打給豺狼。 "無理吧,太趕了。“ 可是龍貓還是心有不甘,尤其是有那麼多場。

下午一時
在午飯時上網,竟然發現有人在賣票,便又打電話給豺狼。 ”那你先看看有沒有機位,如果有,你便去吧,如你不能如願,到時一定坐立不安啦。“

便立時打給TRAVEL AGENT。 ”有位。“ 當然了,一天有很多機去東京的。 不過因時間關係,要即時決定是否訂位, 最”致命“的是當時AGENT OFFICE收聽的電台節目竟然播HOTEL VENUS的主題曲, 太邪了吧?!

於是,龍貓在十分鐘內決定星期五飛去日本!

豺狼不會跟龍貓癲,但提醒龍貓:“你有時間,去再看多次HOTEL VENUS吧,橫豎還有前賣券。” 龍貓打給亞兜想迫她交出手上的前賣券(心想她都用不到了,哈哈,卑鄙龍貓),她竟然說要一起去,因為上一次去到入不到挨拶有餘憾。。。。。

晚上九時
回到家在網上告知在東京的朋友:“我又來了!” 她說:“你說笑吧?” “不是,今回認真的。” “你瘋了!” “對,兩個癲婆!”
 
 

三月二十四日 - 心情-晴, 天氣-還是忘記了 (**)

早上十時
打給AGENT CONFIRM機票。 豺狼打來說在大阪的記者訂會明天去梅田買票,問龍貓會不會去。 “不會吧。 要趕落大阪。” “如果有票呢?” “到時再想。”
 
 

三月二十五日 - 心情-緊張到頂點, 天氣-雨天 (今回記得)

早上八時三十分
HOTEL VENUS網頁說會在十時(日本時間)公佈星期六在大阪,和星期日在廣島/福岡,會在那間戲院做舞台挨拶,和在幾時開始賣票。 昨天和豺狼說好要幫記者訂,我們估計是在梅田的戲院,因為算是龍頭戲院,便叫亞訂晨早先去戲院,我們一上網知道情況就打長途給她報告。 所以那天一早便回到公司。

早上九時
真的在梅田的戲院! 還有。。。。 還有? 岸和田(在那兒啊?) 和 六甲 (又在那兒啊? 身懷六甲就知!) 先打給亞訂,她說已有人在排隊,但她應該排到。 豺狼打來:“那你去不去?” “去去,有票當然去!”龍貓大叫。 女人啊~ 真善變! 誰昨天才說要想想!  便連忙看看有何途徑由東京去大阪。

同時豺狼說:“你看看亞剛的行程,不用那麼密吧? 星期六在大阪早上八時三十分之後 (即十時三十分左右) 第一場挨拶,十一時十五分第二場, 約二時半在岸和田第三場,三時在岸和田第四場, 四時半在六甲第五場,五時第六場。 星期日更可怕! 早上八時半在廣島第一場, 十時在廣島另一戲院第二場, 十一時半又另一戲院第三場。 下午在福岡兩間不同戲院又兩場! 真的辛苦! 但對FANS而言真的大SERVICE!”

早上十時半
豺狼打來說亞訂買到梅田的票,但排到第二次便買不到,但她打算去岸和田看看。岸和田在大阪的郊區,近關西空港, 由大阪去要最少一小時,所以我們只可以試買三時那場,十一時那場一定趕不及了。 而六甲是在神戶附近,亦是“無能為力”,只好放棄。

下午一時
亞訂告知買到岸和田三時那場,太好了,那龍貓要快手搞掂來回東京/大阪的車。 本來很大貪的想再落去廣島,然後回港 (因為已買了機票,沒得改地點或日期,不然。。。。 一定星期一才回港,然後跟足全程! 橫豎已決定跟去大阪,何妨“一件污,兩件濊”,哈哈!) 但是真的太趕了,而且太瘋狂了,而且現在由東京去大阪都未搞好,不要再去煩其他的事。

打去東京的朋友,她說可幫我去買車票。

晚上八時
和豺狼和亞兜在森林集合 (豺狼是不去的,但今回就是我們的軍師)。 東京朋友說星期五晚去大阪的夜行巴士和夜行列車都滿了,只有最貴的NOZOMI新幹線有位。 “就豪一次吧! 都已有票在手,沒理由現在退縮的。” 朋友說:“說不定亞剛那晚就坐新幹線去大阪呢。”  “不會吧,他大可星期六早上才去。” “但星期五晚到可以好好休息,不用星期六晨早搭車。” 有道理。 但又不知他會搭那一班。 朋友就就著我們看完東京那一場而替我們買了九時多的新幹線。

再打去大阪給亞訂請她代買由大阪回東京的巴士票 (費用平新幹線差不多一半),和因為在網上買到八時半那場的票,而要她去聯絡和付款,因明天要飛了,趕不及做聯絡。

之後在談行程,豺狼已提龍貓記得去看QUILL (盲導犬的一生)。

零晨一時
忐忑不安的,因為星期六早上的票還未聯絡到。。。。。
 
 

三月二十六日 - 心情/天氣-都是晴 ^^

早上七時三十分
和亞兜會合,開始三日兩夜[再續HOTEL VENUS之旅]。

下午四時三十分
到達新橋等待東京朋友,但她還在家中。 亞兜便提議去一轉富士電視台,看看可否拍一張[我和她的生存之道]的大海報。 怎知去到已換了今季的海報,我們只好折返。

下午五時三十分
約了朋友在有樂町會合,真的多得她的幫我們才有今晚的票和去大阪的車票。

下午七時十五分
在東京的舞台挨拶開始了。 今次亞剛穿上同一套的衫褲,灰藍色的,很型仔,但樣子有點倦。 他說多謝大家的支持,現在HOTEL VENUS會繼續上映。 司儀問他最難忘那一幕,他說是和SAI洗衣服那一幕。 然後便叫大家要用E-MAIL傳給朋友,介紹他們看此電影。

在亞剛走後,龍貓和亞兜都要走了,要去搭新幹線。

下午八時三十分
龍貓始終沒忘記朋友說亞剛可能都會坐新幹線的說法,便很早便到東京站 (離有樂町最近)。 但豬頭龍貓沒去看時間表,只上了自己要搭那班車的月台,以為前一班都是在同一月台, 但去到看卻是去名古屋的,還說:“無緣吧。” 神奇的事發生了,當去名古屋那班車開走,看到對面月台的時刻表打上:“NOZOMI,大阪”, 出發時間比我們要坐的早三十分鐘,即是四十五分開。 我們便說:“不是吧!” 便衝落樓梯去對面月台。 一上到月台,行沒多久,便知:“BINGO。” 因為我們見到之前在戲院的保安哥哥仔守著頭等車廂的門口,而其中有兩格的窗簾放了下來。 而在月台上有約十個FANS (之前在有樂町認得其中兩個)。 我們便望入車內。 某八掛剛正在東張西望,所以我們看到他! 火車準時開走了~

豬頭! 豬頭! 如果龍貓早一點想到~~~~

算吧! 都已經是BONUS了!

下午九時十五分
龍貓搭的車開了。 龍貓不忘打給亞訂,叫她去大阪站接車。 和打給東京朋友說她的“料事如神”。 然後在車上大暴睡。

下午十一時三十分
火車準時到大阪,龍貓和亞兜要去搵那間在網上預訂的酒店。 但大阪龍貓不太熟,兜兜轉轉了近一個小時才找到酒店, 還要打給亞訂聯絡明早事宜。。。。。

在找酒店時,龍貓對亞兜說:“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現在是在大阪,三小時前才在東京嘛。”
 
 

三月二十七日 - 心情/天氣-當然都是晴 ^^

早上七時
在酒店出發,先去車站放下袋子,然後去戲院和亞訂會合。

早上八時三十分
第一場開始了,各人在入場時得到一枝戲中那花。 先是播出電影,龍貓就看第四次的HOTEL VENUS,雖然前兩晚都沒好好睡好,但龍貓一點都沒有睡著啊! (哈哈! 有什麼好驕傲!)

早上十時四十五分
第一場舞台挨拶開始。 咦,有三個咪? 有一個還SET得矮矮的,當時心想:“不會是SAI吧?” 啊,見到SMAP的大經理人和關西電視台的松重先生。

到亞剛出場了! 很精神的他! 今天穿上淺藍/米白色的褸和牛仔褲,不用說,“型!”

不過,他說的都是“很公式”的台詞,即是叫大家用E-MAIL宣傳,他喜歡那一幕等等。。。。 司儀小姐叫他表演一段TAP DANCE,但是。。。。。“我亂跳的” 跳得有點勉強,亞剛很“瘀”的傻笑。當然我們是照單全收!

“今天有一個特別嘉賓。” 司儀小姐說。 竟然是RIN-CHAN拿著一束花出來! 當然“徹朗爸爸”是事先知道的。 RIN-CHAN一出,大家已大叫:“好可愛!” 風頭直迫亞剛。 她穿上一條牛仔裙:“是HOTEL VENUS的藍色系列。” 司儀問:“亞剛是否好爸爸?”  “是,很好的人。” 那個某剛就在旁邊竊笑。


 

早上十一時
第一場舞台挨拶完了,我們連忙去排第二場,和我們一樣連看兩場的大有人在。 當然啦,可以看兩次亞剛,不看白不看!

早上十一時十五分
第二場原來電視台映的,在最後一排有幾台攝影機,而前排有幾個拿著相機的記者。 當時見到在台上除了一大一小咪,還多了一枝,共三枝。 第一場已知有RIN-CHAN,那第二場會多那一人? 因見到關西TELEB的松重先生,以為是他會是‘第三者’。 怎知,是QUILL的監督先生帶著QUILL出來! QUILL是一套關於盲導犬的電影,原來他們在下一層亦做舞台挨拶,所以來“串場”。 亞剛走去和QUILL玩,QUILL很高興的跳高,嚇了亞剛一跳。

到了RIN-CHAN出來,她要先經過QUILL才行到亞剛旁,她有點驚QUILL (又是的,QUILL差不多有RIN-CHAN那麼高,RIN-CHAN很小個子啊)。 亞剛便護著她經過QUILL (幸好QUILL是一頭受過訓練的乖狗狗,動也不動的望著RIN-CHAN過,不過尾巴很高興的在搖啦! OOPS,被發著當時龍貓是看人還是在看狗! **)

後來不知說什麼,亞剛說:“我,爸爸,和我的女兒 RIN-CHAN。...” 很風趣的監督先生插咀:“還有我作爺爺!” 哈哈,很搞笑的監督先生。

到映相時間時,他們先望向右邊,然後望向左邊,但QUILL掛著望右邊,未跟著他們望向左邊,RIN-CHAN竟然去“撩”牠望過來。 很大膽啊,哈哈!

亞剛抱得RIN-CHAN不知多緊,還捉住她的小手教她做CHO NAN手勢。 亞剛,不如認了RIN-CHAN做乾女兒啦。 (日本人有沒有這種習慣?) RIN-CHAN都辛苦了,要由東京去大阪,不知她會否順道去玩一下?

龍貓可是大樂,先先是看見RIN-CHAN,現在竟然見到QUILL,狗痴龍貓竟然和亞訂說:“我不知看亞剛好,還是看狗狗好?” 亞訂當然“反眼中”。。。。。。


 

早上十一時四十五分
因為我們要去岸和田,沒有看電影,像昨晚在有樂町一樣,一做完舞台挨拶便走了 (有點對不起,但無法子,沒時間。。)  一去到地下,見到一大班FANS在停車場門口,莫非她們在等亞剛? 當然大有可能,我們? 當然跟著等啦! 但是等了約三十分鐘,有工作人員說:“草弓剪先生已經走了,你們走吧。“ 大家就開始散開。 但這會否有詐? 我們便走去戲院門口拍照,再等多一會吧。

有個導演走過來:”我們可以訪問你們嗎?“  亞訂說:”我們是外國人可以嗎?“ 龍貓就生怕人家不知的多咀:”我們是從香港來的。。。。“ 亞導演先生面有難色:”不用了。“  我們便笑說:”算吧,可能就是拍了,看了片,說‘這龍貓太塞著鏡頭了,剪掉’“ 哈哈!

我們便向岸和田出發。

下午一時
先去醫醫肚,然後去戲院。 在門口那隊關西電視台在拍FANS進場情況,一見我們。。。。 從亞導演面上看到:”唔係啊化?! 又是你們?“ 的樣子,哈哈哈哈!

下午三時
大阪的第四場,我們看的第三場開始了。 這個電影院是台在”最下“的,所以我們就是第六行,都只是看到亞剛半身。 今回因為地方偏遠,只有亞剛一個,RIN-CHAN沒有來。 所以他亦只是的說了十分鐘就結束了。

下午六時
已在心齋橋行逛街中的龍貓,和亞訂和亞兜去了KARAOK見識見識。 ”世上獨一的花“那個小朋友版很可愛的。 原來TOILET PAPER MAN很難唱的,字幕去得飛快! 首領很有本事! 真的。 最高興找到某年肥仔唱過北野武的”嘲笑“,很好聽的一首歌。

下午八時
到一間千二丹任吃的壽司店慶功!

下午十時
要和亞訂分手,回到大阪站搭夜行巴士回東京了。

下午十一時三十五分
巴士出發了,今次是龍貓第一次坐夜行巴士,很新鮮的感覺。 終於,在二十四小時後再別大阪! 當時有無聊的想,亞剛應已到廣島了,因為明天一早他便要去第一個地方做舞台挨拶,希望他好好的休息。
 
 

三月二十八日 - 心情- 有點失落,因為今天見不到亞剛 (哎呀!誰打龍貓?)
                      天氣- 晴/溫暖 ^^

早上七時三十五分
巴士準時到達新宿。 先到上野放下袋子 (昨日買了些雜誌,有點重),然後去有樂町看QUILL。

早上九時
幸好亞兜都肯倍龍貓看QUILL,看到可愛的電影物品,龍貓出手了~

QUILL超感動的,龍貓在一半已哭到眼變熊貓! QUILL太可憐了~~~~~ 不知香港會否播這片,有的話一定要去看!

早上十一時
念念不忘辰巳的”路“,如果櫻花開了會好靚! 便和亞兜去多一次! 嘩! 今回和上次去截然不同! 人山人海的,因為櫻花開始開了。 而且朋友說東京上星期一直在下雨,到星期六先開始放晴,所以大家急不及待的出來玩,再加上是星期日。。。。。

在櫻花樹下大家都各據山頭,整個家族出動,真高興。 這不只,在兩旁還有一些小吃的檔子,像極嘉年華的,和三星期前”人跡渺渺“的情況簡直。。。。以為到錯了地方!

原來開了花的”路“另有一番風味!


 


 

下午一時
為食龍貓和亞兜專程去淺草找一間吃”三層“鰻魚飯的店 (在”那一方料理“介紹的)。

下午五時
到達成田國際機場,瘋狂兼行程緊湊的[再續HOTEL VENUS之旅]又告一段落了。
 
 
 

特別鳴謝

亞MEI (東京朋友) - 得你的幫我們才可買到有樂町的票,還要在工作中出去為我們買車票。                                              星期五又要專程送票給我們,有勞,有勞!
                             啊! 當然還有你的料事如神,待我有機會在月台”驚鴻一瞥”某剛!
 

記者訂 - 多得你星期五晨早去到梅田,和及後不嫌遠的去了岸和田,我們才有機會一天內見
            三次“生亞剛”。
            還有多謝你為我們做聯絡人張羅門票。
            還有,倍我們去逛街和玩!
 

亞兜 - 估不到你會去,搶不到你的票! 哈哈! 多謝你的相伴!
 

豺狼 - 最要多謝的人,因為雖然你沒去,但一直幫龍貓搵資料,一起著急,
        及提出不少意見給我們。 到星期五和六還繼續為我們做聯絡。
 

亞剛 - 不是你,龍貓不會試過在十分鐘之內做一個瘋狂的決定。 是對,是錯? 錯不了吧!
          不是你,龍貓不會嘗試到一天之內由香港到東京再到大阪,乘完新幹線又乘夜行巴士,
               為我的旅行經歷添上新的經驗。
          不是你,龍貓不會見到RIN-CHAN 和 QUILL。 (什麼話?!)
          因為你,龍貓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
         謝謝你~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OTORO 2004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