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EL VENUS + 我的生存之道]之旅
“發緊夢”的龍貓








回來已經一星期了,一直在忙,加上懶,遲遲還未寫好今次之行的小小報告。

如上一次的電影,當龍貓知道這[HOTEL VENUS]幾時上映後,便決定要去看首映,這是很罕有見到亞剛的機會,所以一定不可錯過。可是亦如上次[從黃泉回來]一樣,遲遲未有首映會的消息,但是今次如豺狼所說:“這片屬於另類電影,上次的[從黃泉回來]已很不容易才在香港上映,今次。。。。機會微乎其微, 所以,還是去一轉日本吧。” 既然有人同行,很快的又訂好機票了。 加上三月是旅遊淡季,機票很便宜,很抵玩。

經過上次[黃泉]一役後,今次很留意首映的情況,可是,今次首映會又玩新意思 (唉!)  在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在HOTEL VENUS的官方網頁出了一個通告,說當天下午三時開始,發售三月六日當天早上十時,和下午一時的兩場首映會的門券, 之前的“前賣券”不可用作這場之用,這兩場要另買券,玩嗎? 這麼急,龍貓當然趕不及通知朋友幫忙,幸好,龍貓一向“神通廣大”。。。。。
 
 

三月五日 - 晴

出發前和豺狼相討行程,打算用短短的兩天半做一個“HOTEL VENUS + 我的生存之道”之旅。原來由成田去東京,和去辰巳的時間是一樣的,所以決定一到成田便先去辰巳。

幸好乘搭的是自稱“一定準時”的UA,所言屬實,我們四時半已到辰巳,還有陽光,打算拍一下這條“日落之路”。行到路上,看,“不是吧!” 我們看到一班人在路的中央,很像拍劇啊!  當時如果要量心跳指數, 一定是“計測不可能”。 我們兩個傻婆便拖著“拖拉0急”走過去 (對,為了爭取時間,我們是連人帶行理直衝往辰巳的! )  行至一段已有一個工作人員叫我們停下。 本來我們還未確定是誰在拍劇的,但不消一分鐘,徹朗爸爸本物已行出來, 拿著個藍色公文袋。 我們真的BIBIRI (吃驚)不已! 因為真的真的沒有想過會在那兒見到拍劇,命中率真的很低的。但我們竟然這麼幸運!

徹朗爸爸穿上西裝,拿著一個公文袋,很失落的在行。 他來來回回的行了數次。 看到徹朗爸爸精神很不錯,很是高興。 及後才知他其實一早已開始工作,先是笑一笑,然後JUST,之後便去拍劇。 嘩! 行程有我們的緊密啊!

及後一個鏡頭,因為我們站在路旁而有點阻著,工作人員便叫我們站在一旁,我們當然的拿著行理
乖乖退至旁邊的小公園,那兒不會被攝入鏡吧。 其實我們站得很遠的,不敢行近, 因為怕被工作人員趕我們走。 不過周圍除了工作人員,基本上只得我們兩個傻婆,所以就是遠還是望到徹朗爸爸。

約十多分鐘後他們便走了,起初我們不知的,及後見工作人員在收拾,才知他們走了,連徹朗爸爸幾時上車都不知 (當時還在夢中嘛!)   他們走後我們便“瘋狂”地拍照,抓著這“日落之路”。
 


 

之後還到原宿逛街,在某大廈門口有一個玻璃箱,竟然放上最新一期的TV STATION,兩大版靚靚的亞剛照放出來,太爽了!


 
 

三月六日 - 晴

第二天一早便到有樂町去看首映。 一入到場便見一大條長龍,原來在買紀念品,龍尾還排入戲院場內。 但不久,便有位叔叔說紀念品賣完了,不是吧! 他說在場刊內有說可以寄POSTCARD去再訂的。 那就只好就坐。


 

在看[HOTEL VENUS]之前,其實沒抱很大的期望的。 一來日文已不好的龍貓,還要看日文字幕的韓語片,會否難上加難?會否不明劇情? 另外,明明是彩色的電影,又要造成黑白 (其實是藍白),搞什麼嘛? 在大阪的朋友三號已看了試映會,她說:“這片有點造作,鏡頭玩得很。”所以。。。。 加上昨晚很晚才睡,龍貓生怕會睡著呢。。。。。

但竟然。。。。。

可能已抱著“明知在玩鏡頭”這個心態去看,都可以接受啊!之前龍貓已很努力的看各雜誌的劇情介紹,而且基本上[HOTEL VENUS]的故事很簡單,所以就是韓語都可以明白。 再加上劇情的解釋,便對於為什麼套劇要用藍調很是接受。還有,劇中有很多很多亞剛的大特寫鏡頭嘛! 看到龍貓不亦樂乎!  (喂,究竟龍貓是在看人,還是看電影? 大家明啦!)

其實真的要多謝監製先生,因為他覺得電視的CHO NAN KAN太瘦弱了,在電影中,他想要一個大隻一點的CHO NAN KAN。 於是亞剛便在短短的三個月內由中村老師變為大隻剛。 不好嗎? 龍貓十分贊成,看著一個健健康康的亞剛,總比看著一個瘦弱的亞剛好,而且,為了健身,亞剛都改變了一點飲食習慣,都是對身體好的,真的是百利而無一害。

電影完場後便是“舞台會見”時間,亞剛一出來大家當然呼叫。 見到他精精神神的,真好! 內容不就多說,就是電視上見到的,只是亞剛很緊張,左手不停的,緊緊的握著恤衫的,喂喂,“皺晒啦!”而且他越退越後,要工作人員在台下指示他們要站前一點。

肥仔亂入那時,龍貓都有份大叫“SHINGO!“ 哈哈! 亞剛一臉的錯愕,他真的不知道肥仔會出現嗎? 這個肥仔,真的搶了不少鏡! 但是又”嬲“他不下。。。。 沒法子,誰叫他說”亞剛是我的大親友 (好朋友)“。


 

看完電影便衝去和另外兩個朋友集合,趕去這次的另一個目的地,在琦玉的GREEN CENTRE,去找中村老師的那棵樹。 (我們就是這樣無聊!沒法子,有[我的生存之道]情意結嘛!)


 

GREEN CENTRE其實是一個值得一遊的公園。 除了有那棵樹的大草地外,還有中村老師和小綠老師結婚前一天去逛的溫室 (在同一公園內),

還有”有點無聊“的環園小火車,花展,我們高高興興的玩了數小時。當然,我們在那樹下已拍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照。

及後我們順路去中村老師和小綠結婚的教堂。。。。。


 

之後還在新宿,涉谷掃亞剛封面的雜誌。。。。。 多忙!

晚上在涉谷看第二次的[HOTEL VENUS]。 本來笑說:“行了一整天,一定很易入睡。”又出乎意料的很投入的看完,一點睡意都沒有! 第二次看,更加了解劇情,亦開始欣賞這片。很喜歡OWNER與CHO NAN在天台談話那段,加上背景音樂是’夜空‘,很有意思。

回到朋友家中還要把雜誌等放入行理,明天要走了!
 

三月七日 - 還是晴天,真幸運

因為第一天有朋友趕不及到辰巳,便決定今早再去一次。
星期天早上的辰巳有不少人在跑步,而我們三人行就又瘋狂的拍照,什麼都拍,真是。。。。但早上的“路”,和黃昏的“路”是不同的,幸好我們去多一次。


 

拍完回到有樂町看第三次的[HOTEL VENUS],因為相信在香港上映的機會很低,還是看多一次才走吧!

看完便衝往日本橋的高島屋看相片展。 原來昨天(三月六日)下午亞剛去過,可惜我們去了琦玉。。。


 

之後便回上野買手信。。。。。

三日兩夜的[HOTEL VENUS + 我的生存之道]之旅就這樣完結。

但三天之內見了兩次“生亞剛”,真的如朋友所言“還在夢中”
 
 



 

故事內容:

在一個不知名的國家,一條稱為”北街“的街角,有一間VENUS CAFE,CAFE內只賣兩種咖啡,沒有其他飲品或食物。 CAFE有供住宿,現在住有數人,他們的名字不是真名,但這不緊要,在那兒沒人會追問其他人的過去的:

零號房 - CHO NAN - 三年前住進CAFE。 三年前某天,KUSANAGI在家作菜,一心等著女朋友那天到來。 他和女朋友在同一間酒吧工作,女朋友是跳TAP DANCE的,亦教曉了他。 女朋友決定遠道重洋去找KUSANAGI,可是,就在那天,她遇上了交通意外! 可憐的KUSANAGI是第二天從報紙上得悉的。 他趕去醫院,已經見不到她最後一面。 他去到女朋友家,她的爸爸不肯告訴他她的墓在那兒,KUSANAGI很後悔,他還有很多說話對她說,但已經沒有機會了。 所以,他就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有一天他進VENUS CAFE,得到OWNER的收留,他不時寄信給女朋友的爸爸,可是信還是被退回,他現在是過一天算一天。。。。。 他的生命已沒有了色彩。。。。 CHO NAN對所有人都是冷冷淡淡的,直至SAI (小女孩) 住進CAFE。。。。。。

壹號房 - DOCTOR & WIFE - DOCTOR因為一次手術失敗,令患者永久行動不便,他便失去做醫生的信心,變為一個酗酒的人。 WIFE當時有身孕,亦因那次事件連小孩都沒有了。 WIFE其實是深愛著DOCTOR的,深信他是一個好醫生,如果可以戒到酒,一定可以做回醫生,所以她不斷的迫DOCTOR戒酒,兩個人就是整天吵吵鬧鬧。

三號房 - SODA - 在花店工作的女孩,她的夢想是開一間花店,可是暗中她卻。。。。。

四號房 - BOY - 十年前,BOY和媽媽去到CAFE,那天晚上BOY的媽媽便走了,再沒有回來。 BOY相信只要他變強,媽媽便會回來。 而他認為”殺人“是強的一種表現。 現在終日無所事事。。。。。

有一天,一個男子KAI,帶著一個小女孩SAI到了VENUS CAFE,小女孩穿上不稱身的大褸和鞋子,沉默不語。 KAI 提出想在 VENUS CAFE 住下來。 他倆住進了二號房。

KAI 每天往地盆工作,SAI把自己關在房內,吃都不吃。 CHO NAN對她說:”你不吃是你的事,但你可不要煩到別人。 而且不是全部人都與你為敵的。“ 終於SAI肯吃東西了。

有一天,CHO NAN叫了SAI上天台,叫她幫忙曬衣服,SAI 放完一件後在木箱跳下來,”砰“的一聲, CHO NAN便 TAP數下當是”謝謝“的回應她。 SAI 開始幫 CHO NAN,但她還是不說話,亦不肯與大家一起吃飯。

又有一天,WIFE 與 DOCTOR 大吵一番,今次WIFE真的很失望,她決定要離開DOCTOR,臨走時她拖了SAI出來與大家一起吃飯,SAI終於讓步,可是WIFE之後就是走了。。。。。。

SAI生日,KAI托CHO NAN送上一盆花給她,CHO NAN叫他自己送, ”但她只對你們笑。“ CHO NAN為SAI準備了一個小型生日會,可是當SAI知道花是KAI送給她的,她便發脾氣的走了。

SODA送了一雙鞋子給SAI,SAI便為她房中的花換水,但SAI發現。。。。 她連去找CHO NAN。

原來,SODA受花店老板引誘,說把花店交給她,而幫他賣毒品。 她把毒品賣給第三者。 CHO NAN 鬧她:”你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做一些不該的事,你認為值得嗎?“ ”關你什麼事。“  但是因為是壞事,OWNER把SODA趕走了。

BOY興KAI吵了一場,KAI鬧他:”你認為殺人就很叻嗎?“ ”起碼比你被女兒嫌棄好。“ 他們打起上來,在混亂中BOY真的開了一槍,打傷了SAI的腳。 ”DOCTOR,你快救她!“ CHO NAN 大叫。 ”我。。。。。“ ”還是快抱她去另一個醫生那兒吧。“ KAI連抱起SAI。 幸好SAI只是傷到腳,但是要輸血。 ”可是我不是他的親爸爸。“ KAI說。

及後,KAI對CHO NAN說:”我認識了SAI的媽媽,本來好好的開始三人生活了,怎知SAI的媽媽得了癌症。 我鼓勵她接受治,可是她說不想我見到她後期的樣子,她寧願先死,所以她叫我。。。。。把她的生命結了。 之後,我便帶著SAI來到。“

CHO NAN很痛心,便把自己的故事告訴KAI,他說連OWNER都沒說過的。

BOY為了要表現自己真的很強,他叫POSTMAN找了一件工作給他,就是。。。。。 要把SODA 殺了。

當天晚上,OWNER和CHO NAN在天台傾談。 ”近日的星星好像沒那麼閃亮了。“ ”其實都是因為我們只看到近自己的,而遺忘了遠遠的。 星星不會走的,只是我們沒留意到吧。“  OWNER續道:”每個人的背上都有一個重擔(故事),如果他可以把這重擔放下,背上便會長出翅膀來,他便可以飛得很遠很遠。。。。“

第二天,KAI跑回來說SAI出走了,不知走到那裡。 CHO NAN便走出去找她,在中途遇見WIFE。 原來始終她忘不了DOCTOR。 ”我只是想追求很簡單的幸福罷了,這樣都不行?“ WIFE很傷心的說。 就在那時,POSTMAN送來被打傷了的BOY,因為他放了SODA走,而被委托人打了。 他們連忙送BOY回CAFE。

”CHO NAN,快煲一些熱水,我要清洗我的用具。“ DOCTOR已經清醒過來! WIFE目睹, 二人冰釋前嫌了。
他們把BOY帶進OWNER的房去醫治。 ”他沒事,我亦沒事了,OWNER,對不起!“ DOCTOR說。 原來是DOCTOR令OWNER終身行動不便的。

因為KAI四出找SAI,而令在通輯KAI的警察發現了他。 CHO NAN突然想起SAI可能會到那兒,便乘著腳踏車去找她,她真的在! ”我們到處找你,KAI亦很擔心,其實他真的很擔心你的,雖然你不是他的親女兒。“  SAI終於釋懷,跟著CHO NAN回去。

怎知,警察亦到了CAFE,抓著KAI。 看著KAI被抓著離開,SAI大聲叫喊。 CHO NAN衝上前:”請等一等,給他們一點時間。“ ”什麼? 你們只是一群垃圾,沒有說話的權利。“ ”不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好好的活著,每一個!“  可是,KAI還是被帶走了。

經此一役, BOY成長了,現在他去地盆工作,改變最大的是SAI,現在她在CAFE幫手,還畫了CHO NAN的一幅畫寄給了在獄中的KAI。 SODA寄了封信回來,她知錯了,現在在一花場工作,她寄了一顆種子回來給SAI。 DOCTOR和WIFE,就在CAFE的房開了他們的小紾所,DOCTOR重新振作了。

有一天,”謎之旅客“問POSTMAN VENUS CAFE在那兒,”你只要抱著一顆愛心便可以找到了。 至少那兒有愛。“

CHO NAN? 他親自再一次去找女朋友的爸爸,終以真誠打動了他,終於肯帶CHO NAN到她的墓前了。 CHO NAN走之前把工作交給SAI。 ”你會回來嗎?“ ”我一定會回來的。“  他在墓前,放上女朋友送給他的TAP SHOES, ”OWNER,我可以飛了!“
 
 

~ 劇終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OTORO 2004
 
 

Back!!!!!